本站简介
本站中国最大的最新天龙八部私服下载网络游戏发布网,为单职业天龙八部玩家提供最新开放的我本沉默天龙八部、轻变天龙八部、中变天龙八部、超级变态天龙八部、945天龙八部、连击天龙八部、嘟嘟天龙八部、仙剑天龙八部等等热门精品游戏版本;是网通天龙八部玩家最信赖的游戏交流平台. 联系方式:测试QQ3414587865

爱玩网独家专稿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。

2月28号是奥斯卡金像奖的颁奖日,因为隔着一条国际日期变更线,所以我们这边是2月29号。 “奥斯卡奖”的官方名字叫“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”,在美国不光电影,游戏也有个同类型奖,只动一个词儿,把“电影”改成“互动”就是这个奖的全名,简称“AIAS”。

每年一度的名人堂的颁奖仪式是AIAS的重头戏,用以表彰那些曾经对游戏界做出重大贡献的人,像坂口博信、约翰·卡马克和小岛秀夫这些我曾写过的,包括今天要讲的席德·梅尔,都曾是这个奖项的获得者,堪称大神级人物。

游戏界的大神不多,就以名人堂列表为准,一共也就21个,席德·梅尔排行老二,他99年就拿到这个奖,在他前面的,只有一个宫本茂,而坂口博信紧随其后,接着就是约翰·卡马克和铃木裕。 这个列表挺有趣,尤其看排在前面的几位,可以说是最基础、最重要的几个游戏分类的代表,当然今天游戏已经有无数分类,但再仔细一看,发现多半都是这些原始分类的变种。 每个类型都有自己的始祖,都有自己的圣人。

而老席,就是模拟策略类之祖。

九十年代是模拟策略类游戏的兴盛期,最先成气候的两家公司,一家是Maxis,玩过SIM系列的朋友很清楚,大名鼎鼎的《模拟城市》和《模拟人生》就是出自这家公司之手,另一家就是老席的MicroProse,看起来有点儿像Microsoft,Prose有“散文”的意思,直译过来就是“微散”。

老席是程序员出生,从这个名字多少能看出一点当时他的心态,在那个计算机产业开疆拓土的时代,大家抱着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和热心,小心翼翼地摸黑向前探索,今天是“天空飘来五个字儿”,因为基础建设全部都给你搭好了,所以“那都不是事儿”;那时不同,那时是哪儿都是事儿,所以大家都很谦逊,干什么都要“微”,结果微着微着,就改变了世界。

老席不光谦逊,而且和蔼,他今年已经62岁高龄,但你看他的样子,面色红润,神采奕奕,他就往那一站,完全就是位和蔼可亲的老人,古人说“相由心生”,我觉得是有它的科学根据的。 当年他离开MicroProse时,正好赶上了模拟策略类游戏竞争最激烈的时候,不光是Maxis,很多家优秀公司开始崛起,群雄逐鹿,像暴雪的《魔兽争霸》、NWC的《魔法门之英雄无敌》、西木的《命令与征服》等,都是在这个期间定型。 离开MicroProse的前一年,老席正在开发《文明2》,就在项目最关键的收尾阶段,有个叫布鲁斯·雪莱的执行策划被人挖角,突然掉了链子,辞呈都递交上来了,老席没办法说那行吧,后面我来接棒,于是这哥们就出来了,整出个《帝国时代》。

当时境况内忧外患,四面楚歌,老席肯定憋了一股子闷气,心想你们这帮家伙,尽给我瞎折腾,索性心一横拼了,结果《文明II》一炮而红,成了MicroProse的绝响。 老席头也不回,唱完就走,前脚刚走,维旺迪后脚立马跟进,玩《WOW》的同学比较清楚这家公司,暴雪就是它的门生。

维旺迪屁颠屁颠跑来接手,说这么好一碗饭,我来接着炒,结果越炒越冷,越炒越冷,百撕不得骑姐,甩手就扔给了孩之宝。

孩之宝拿过来也一样,把维旺迪的过程又走了一遍,说怎么回事?百撕不得骑姐,无奈找到老席,说好吧我认了,没你不行,等于《文明》这个IP在外面绕了一圈,最后又回到老席手里。

每个游戏都有自己的核心,可能是曲折的剧情,可能是丰富的战斗系统,也可能是精美的画面,把这个核心包装下就能成为卖点。

老席的游戏跟别人最大的不同就在这,他的核心就是他自个儿,所以大家一致说:“得,我们都服了,干脆把你名字给装上去吧”。

直到今天,但凡出自老席之手的游戏,游戏名字上面都有个“SIDMEIERS”的字样,这是什么?这不就是电影开场的“张艺谋作品”,“陈可辛作品”吗?“席德·梅尔”这个名字本身就成了最大的卖点,一直被模仿,从未被超越。 当然这也说明一个问题,就是游戏虽然本质上是商品经济下的产物,可以产业化结构化,可以工业化教材化,但真正一些看不见的,那些思想上极其精髓的东西还是没法过继,它只能依附在特定的个体人身上,这些人就是大师。

随着大师的消失,这些精髓就会消失,留下来的只有那些曾经出自他们之手,承载着这些精髓的作品。 所以这里也算是我个人的一点小私心吧,希望老席能笔耕不辍,再续辉煌。 老席的作品经久不衰,他的《铁路大亨》和《文明》系列挣脱了时间洗礼,至今仍畅销全球。

我有好几个已为人父的70后80后朋友,他们就跟我讲,经常是儿子在那LOL,他就在旁边倒腾《文明5》。

我看过一个老席的采访,他说整个《文明》系列的在线时长突破了10亿个小时,这是个什么概念?相当于一个人从刚出生就开始玩,一直玩到11万4000多岁,中间还不能下线。

我没做过统计,可能超过这个记录的屈指可数,比方说《我的世界》。 我高中时,在PC游戏房花经历和金钱最多的就是《文明》,当时还是二代,我是艺术生,文化课本来就不行,经常是死记硬背,所以我一直觉得游戏确实能“寓教于乐”,尤其像《文明》,包括像《大航海时代》这种,就是你不用你听老师讲,那些历史地理的硬知识照样能记得滚瓜烂熟,按照今天话讲,这也应该算是一种“可视化教学”。 老席被游戏界一致公认为“教父”,教父什么样,看看马龙·白兰度的《教父》就知道了。 这个头衔给老席再恰当不过,他对每个人都很和善,不是说你看我年纪比你大,资历比你深,你丫就得听我的。

再加上他爱看书,本身就有扎实的历史功底,而且对游戏设计中很多问题都有着相当敏锐的洞察力,在讲座中经常会探到一些很深邃的心理学东西,所以大家确实也爱听。

老席在整个游戏界有着广泛的人脉圈,从来不颐指气使,我觉得这也是情理之中,毕竟对他来说,那个明争暗斗,尔虞我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亲历过“八百里分麾下炙”的激情岁月,经过世事变迁,老来后平静内心,不纠结,不拧巴,至仁至善对待每个身边的亲人、朋友和同行,一门心思投入到游戏的创作和传道中去,能做到真正的“风定池莲自在香”,这就是教父风范。